經濟

營收利潤持續下滑,老白干酒業績“掉隊”之謎

  2021-06-16 09:55:56

  文/余源

 

圖/圖蟲創意

 

  作為河北省唯一一家上市酒企,2018年老白干酒喊出了“稱霸河北,名震全國”的口號,可實際情況卻是,老白干酒正面臨著大本營失守、全國化舉步維艱的困境。

 

  數據顯示,河北省整體白酒市場規模在200億元左右,老白干酒僅占十分之一的市場。而且在占比并不算高的基礎上,公司河北市場的營收還出現下滑。

 

  不久前,老白干酒又被曝牽扯進多起虛開發票案件,累計金額超過200萬元。與此同時,老白干酒卻在2019、2020年度內部控制評價報告中表示,不存在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

 

  在白酒江湖,永遠不乏現代商業競爭的大戲碼。一系列內憂外患之下,老白干酒該如何面對挑戰?其下一步增長點又在哪里? 

 

  大本營有失守之勢

 

  老白干酒作為河北省唯一一家上市酒企,隨著白酒行業進入擠壓式增長期,正在面臨“掉隊”的壓力。

 

  2020年,老白干酒實現營業收入35.98億元,同比減少10.73%;實現歸母凈利潤3.13億元,同比下滑22.68%。但事實上,2020年是白酒大年,據中國酒業協會此前發布的數據,2020年全國規模以上酒業實現銷售收入5836.39億元,同比增長4.61%;實現利潤1585.41億元,同比增長13.35%。中國新聞周刊通過梳理19家上市酒企財報還發現,2020年度僅有6家上市酒企營收和凈利潤雙降,老白干便是其中之一。

 

  2021年一季度,白酒行業集體回暖,但老白干持續“掉隊”:一季度營收7.54億元,同比下降0.26%,歸屬凈利潤5614.52萬元,同比下降14.59%。

 

  對此,老白干酒方面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河北境內多次發生;今年一季度,衡水緊臨的石家莊、邢臺又發生了新冠疫情,上述兩地又均是公司的重點市場,相應的防控措施給公司的銷售業務造成了較大的影響。

 

  作為河北本地酒企,河北自然是老白干酒最為倚仗的市場。以收購豐聯酒業之前的2017年為例,老白干酒河北省內市場收入為22.03億元,營收占比高達87%。收購豐聯酒業后,老白干酒河北省內市場收入的占比雖然有所下降,但2020年依舊高達65.86%。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業務大本營河北,老白干酒在河北的市場份額并不突出。

 

  資料顯示,河北省是典型的白酒消費大省,整體白酒市場規模在200億左右。2017—2020年,老白干酒在河北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2.03億元、24.62億元、25.44億元、22.48億元。據此計算,老白干酒在河北市場的份額僅為11%至12%左右,2020年甚至有所下滑。

 

  對于省內收入下降,老白干酒表示,一是受近年來政府“集中整治違規吃喝問題”行動等因素的影響,餐飲消費受限;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在河北境內多次發生,受防控疫情的影響,白酒銷售終端受阻;三是公司近年來在不斷地調整、梳理產品結構,并向核心產品、大單品聚焦。公司逐步減少非主流、小眾產品的數量,對公司的收入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酒水行業研究者歐陽千里則分析認為,對于白酒而言,河北市場面臨的競爭較劇烈,北京酒企的布局、再加上河北的本土酒品牌也很多,如獻王、小刀、叢臺、劉伶醉、泥坑等,在市場份額上,衡水老白干面臨較大的壓力。

 

  全國化進程受阻

 

  面對競爭激烈的省內市場,老白干酒在2017年4月以13.99億元對豐聯酒業100%的股權發起了收購,希望以此來實現外延式增長。

 

  豐聯酒業有四個區域白酒品牌,分別是河北承德乾隆醉、安徽文王、山東孔府家、湖南武陵,加上原有的衡水老白干,老白干酒由此成為中國擁有白酒品牌和香型最多的上市酒企。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老白干酒并沒有將各品牌之間進行融合,而是多品牌獨立發展。據悉,目前老白干擁有老白干釀酒業、文王事業部、板城事業部(乾隆醉酒業)、武陵事業部和孔府家事業部五大部門。

 

  2017年到2019年,豐聯酒業均超額完成業績承諾,也成為老白干酒的增長引擎,但好日子到2020年就結束了。

 

  數據顯示,豐聯酒業2020年營業收入14.16億元,凈利潤1.27億元,分別同比下滑9.11%和33.85%,其中板城燒鍋系列、文王貢系列、孔府家系列營收分別下滑27.60%、11.24%和8.55%,武陵系列是唯一實現增長的,增長了28.19%。

 

  受此影響,2020年老白干酒在安徽、山東、境外及其他市場的營業收入同比均出現下降,下滑幅度分別為11.24%、6.21%、26.88%、37.22%,只有湖南市場增長28.19%。

 

  與去年全國白酒市場整體銷售增長相比,老白干旗下多個區域品牌呈現銷售萎縮的態勢,其全國化擴張成色存疑。

 

  對于老白干酒的全國化進程,白酒分析師蔡學飛認為,老白干酒收購的酒企基本都屬于各個區域的本地化酒企,本身就是區域品牌,而且較為分散,品牌差異較大,整合難度較大,影響力十分有限,老白干的主品牌很難借勢,加上老白干正在實施高端化品牌戰略,培育周期較長,教育成本較高,都限制了老白干的全國化發展。

 

  蔡學飛進一步表示,“酒企的整合發展形成合力的前提是要有共同的市場,或者強勢的主導品牌,但是老白干主品牌勢能不強,其他品牌又都是區域中低端酒企,品牌影響力有限,加上品牌之間的文化與調性差異過大,又與當地政商環境有著密切的關系,因此很難整合渠道與產品資源!

 

  歐陽千里則認為,老白干收購豐聯酒業,僅是意味著組建了酒業軍團,而不是衡水老白干接收了原有品牌的市場份額。

 

  東方證券在研報中也提到,消費升級不達預期,河北省內競爭加劇,并購公司經營業績放緩,這都是老白干酒面臨的風險。

 

  牽涉虛開發票超200萬

 

  老白干酒的麻煩不止于此,近日有媒體曝出其牽涉進多起虛開發票案。

 

  浙江省臨海市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20)浙1082刑初926號】顯示,2019年至2020年,被告人李叔明以衡水老白干營銷有限公司為受票方,偽造并出售了天津方向的發票11張,累計金額共計177.74萬元。

 

  另一起案件則是發生在黑龍江綏化。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18)黑1202刑初115號】顯示,在明知沒有實際經營活動的情況下,被告人陶立偉伙同王樹田為河北衡水老白干酒業股份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三張,價稅合計352060.19元,稅額36323.49元。

 

  公司財務制度屢屢出現問題的同時,老白干酒卻在2019、2020年度內部控制評價報告以及內部控制評價結論中均表示,根據公司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的認定情況,于內部控制評價報告基準日,不存在財務報告內部控制重大缺陷,董事會認為,公司已按照企業內部控制規范體系和相關規定的要求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有效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

 

  對此,老白干酒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上述情況屬于公司客戶個人所為,公司在發現上述情況后,及時按相關法律法規進行了處理。

 

  北京市中銀律師事務所阮萬錦律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上市公司發布內部控制評價報告,對內是一種內部監督的方式,也是上市公司規范企業治理的體現。

 

  在阮萬錦看來,根據《企業內部控制應用指引第7號--采購業務》第三章付款第十三條的規定,企業在付款過程中,應當嚴格審查采購發票的真實性、合法性和有效性。發現虛假發票的,應查明原因,及時報告處理!耙虼颂撻_發票事項屬于內部評價報告的范圍!

 

  阮萬錦進一步解釋稱,老白干公司牽涉的兩起虛開發票案是與企業相關的風險,但老白干公司財務人員在工作過程中未對發票的具體事項進行審查,也未在報告中予以披露,不符合規范性文件對內部控制審計的有效性要求,因此老白干公司的財務內部控制存在漏洞。而財務內部控制存在漏洞可能會導致上市公司難以保證其會計資料合法、真實、準確、完整。

欧美色色